热门搜索

学生创业 创业项目 web3.0MetaForce原力元宇宙 生财副业 白手起家 网络创业项目 互联网创业 创业故事
登录成功

账号登录

还没有账号? 去注册 >

忘记密码

注册

已有账号 去登录 >

邮箱注册

已有账号 去登录 >

当前位置: 首页 / 小玄创业网 / 生财副业圈合伙人:抖音 直播 赚钱,闲鱼项目怎么做挣钱

生财副业圈合伙人:抖音 直播 赚钱,闲鱼项目怎么做挣钱

泽源先生-生财副业圈、生财合伙人

生财副业圈合伙人:抖音 直播 赚钱,闲鱼项目怎么做挣钱

海报新闻记者 张稳 吕乐 广州报道

人们常说,三十而立。但是,程珂珂的30岁,却像是做了一场梦。

这一年,她通过抖音,找到了自己分离30年的双胞胎姐姐张丽,也知道了自己并非亲生的事实。她还毅然辞去了原来稳定的工作,和姐姐一起创业,却因为遇到郑州千年一遇的水灾,赔了几十万。“好多人都在说,我找我姐是个错误的选择。但其实他们不知道,这对我来说是最大的幸运。”

“今宵剩把银缸照,犹恐相逢是梦中。”这是张丽的30岁,半梦半醒。

和程珂珂相认后,她走出了原来几乎从没有离开过的小镇,到了很多之前想都不敢想的城市,还第一次坐了飞机、参加了电视节目,甚至到了离家3000里之外的广州打拼创业。“我都不知道,人生还可以如此丰富多彩。”

生财副业圈合伙人:抖音 直播 赚钱,闲鱼项目怎么做挣钱

广告有哪些中文海报让你拍案叫绝?

×

程珂珂和张丽

一起创业遇到水灾赔了几十万,如今到广州重新开始

11月23日,是程珂珂和张丽确定为同卵双胞胎姐妹之后的第209天。这一天,两人相约一起离开生活了30年的郑州巩义和登封,到相距1500公里的广州打拼。

经过短暂的为期一周的培训之后,姐妹俩开始了自己的工作——直播带货,这是大多数热点新闻事件当事人通常会选择的一条路。

12月3日中午,在广州白云区的一间出租房里,大众网·海报新闻记者见到了刚刚睡醒的程珂珂。此时的程珂珂,睡眼朦胧,甚是疲惫,嗓子已经哑得说不出话来。程珂珂告诉记者,由于嗓子的原因,她们只得停了原本定于上午8点到12点的直播。

生财副业圈合伙人:抖音 直播 赚钱,闲鱼项目怎么做挣钱

广告

可御可甜 有颜有料 惩罚整蛊任你选 >>进入直播间与主播亲密互动

×

程珂珂和张丽在拍短视频

“每天早上8点开始直播、拍短视频,一直到深夜,中间只有四五个小时的吃饭和休息时间。”程珂珂说,这就是她们的一天。“夜里的下播时间不固定,有时是12点,有时是两三点。人多的时候,你不舍得下播的。出来打工创业,说得直白点就是为了赚钱。”

姐妹俩没有计算过一天究竟要工作多长时间。“每天晚上下播的时候腿都是抖的,走路都得踮着脚,因为站的时间太长了,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泡脚。虽然睡觉的时间大概只有4个小时,但是我们愿意。”

记者注意到,姐妹俩租住的房间不到二十平方,被分割成了卧室、客厅和卫生间,摆上必要的家具,就显得更为狭窄,甚至无法允许两个人并排通行。

如此艰苦,为何还会选择来到离家这么远的广州打拼,程珂珂说,半年多来,她们经历了成功,但也有失败,生活并没有外界想象的要比之前好一些。

原来,今年5月,两个人萌生了做直播带货的想法。“我就把原先的工作辞了,从5月份开始,就一直处于创业的状态。”程珂珂说,刚开始她们全靠自己和厂家对接联系、选产品,找仓库、租房子泽源先生,那会儿也没有老师,只能靠自己。

姐妹俩第一次创业就是在广州,程珂珂至今还记得她们刚开始创业时的状态。“天天拿着手机在家练习,看着镜子自己录像自己说。练习了半个多月,只要睡醒就练。”付出终于有了回报,两个人的第一次直播带货效果非常好,用她们的话说,“卖爆了”。

生财副业圈合伙人:抖音 直播 赚钱,闲鱼项目怎么做挣钱

广告你是怎么开始创业的?

×

正在拍摄带货短视频的姐妹俩

然而,正当姐妹俩信心满满准备大干一场之时,因为疫情的原因,两人不得不回了老家。

“回到郑州之后,又重新租的仓库、办公室,贷款买的车。但是赶上郑州‘720’水灾,仓库淹了、办公室淹了、车也冲走了。我的信用卡、花呗全部都花完了,她(张丽)是借的钱,现在也还不上了。”姐妹俩粗略估算了一下,俩人一共赔了几十万。

“现在是负债累累。为啥现在又再次来到这儿?”张丽打开了话匣子,“珂珂说,咱们继续去广州打拼,别人能成咱也能成。别人一天赚1000,咱俩一天赚500也行抖音 直播 赚钱,我们就来了。”姐妹俩说,这次,她们信心十足。

被骂“带着全家人博取同情心、利用热度赚钱”

两个人说得底气十足,但其实,刚来到广州的时候,姐妹俩也会经常闹矛盾。“刚开始不习惯,我想回家,天天都在想孩子,我想放弃。”

“妈妈,你啥时候回来。”这是张丽闺女每次打电话给她说的第一句话。张丽说,她最担心的就是孩子,因为结婚之后,她就没离开过家,就连工作都是在镇上。

“姐,你想过吗,你孩子都要上初中了,你手里面有孩子上学的学费吗?你现在还是租房子让孩子上学,为啥不打拼?”每次张丽打退堂鼓时,程珂珂就会这样劝她。

张丽觉得妹妹说的有道理,每次女儿打来电话,张丽就告诉女儿,“妈妈想通过努力给你换个大房子。”因为,他们在镇上租的房子只有一室一厅,特别小。

除此之外,姐妹俩说,她们遇到的最大困难就是网友的不理解。“别人都说俺俩的事是在编故事,说我们利用自己的热度赚钱。”

生财副业圈合伙人:抖音 直播 赚钱,闲鱼项目怎么做挣钱

广告

美女秀场 真人直播 >>进入直播间与主播亲密互动

×

姐妹俩开始直播带货

“后来想通了,毕竟事情没有发生在他们身上,没有必要非得强加于别人。我们俩就这样,她安慰我我安慰她。”姐妹俩觉得,直播带货就是她们的一份事业,“说的直白一点,就是分工不同。我之前在店里上班的时候,也有好多人打听我在哪上班,去找我买化妆品,就是线上线下的区别而已。”

“当家里边人需要钱的时候,我拿不出来,我再出去说‘我是网红张丽’有用吗,社会是现实的。”张丽说,开始做直播带货以后,不可避免的出现了一些掉粉的现象。对于这些,姐妹俩看得很开。“人家都是自由的,想看就看抖音 直播 赚钱,不想看咱也不能强迫人家,只要不骂人,只要不牵扯老人、孩子就行。”

一开始姐妹俩也较真,跟人家怼。“我们刚开始带货的时候,好多人骂。骂我们两个是大骗子,带着父母、奶奶出来骗人,博取同情心。”

“失败的时候是她陪着我,成功的时候还是她陪着我。”这就是姐妹俩的调节方式。“不管咋样,既然来了,咱就干,趁着现在年轻。”

“近两年不打算回去了,一直在这边发展。”程珂珂觉得,直播带货是时代的潮流,既然她们赶上了这个机遇,就得一直学习不能放弃。就连今年春节她们也打算不回老家了,因为正是消费的旺季。

好像从来都不知道啥叫“火”

姐妹俩说,自从五六月份两个人决定不再寻找亲生父母,外界对他们的关注度开始逐渐降温。对于突然的平静,姐妹俩倒是看得很淡。

“我感觉好安静,终于可以不被外界打扰,安静的生活了。其实,好像我从来都不知道啥叫火。”张丽说,刚开始她也抗拒,不想走到哪都被人议论,感觉特别烦。“就连心情不好想去唱歌都不敢去,害怕别人议论。甚至有人直接跑到孩子学校门口,没有一点隐私。”

生财副业圈合伙人:抖音 直播 赚钱,闲鱼项目怎么做挣钱

广告创业项目方案怎么写.Chat AI人工智能写作工具,AI原创内容创作一键生成

×

下午三点多才来得及吃饭的姐妹俩

“现在虽然关注度低了,但我感觉挺真实的,生活哪有那么多这样的事。”张丽说,她至今还记得,有一次她们去饭店吃饭,应老板邀请合了个影。结果老板发到了抖音上,很多人就说,“这俩闺女又出去蹭吃蹭喝了”。

“但我掏钱了,可你说再多人家不相信。特别是我们俩是因为这事儿有的粉丝,他们都说现在我们开始利用抖音在赚钱博取同情心。当时我就说了一句很直白的话,谁有粉丝谁不带货,谁就是傻子。谁不需要工作?谁不需要生活?”

程珂珂也说,其实她挺喜欢现在这种状态,“本来之前就是这样的生活,只是突然间我们俩认识,我多了个姐姐,她多了个妹妹,彼此多了个牵挂。我闺女现在天天都叫她妈妈,她闺女天天都叫我妈妈。”

疑似生母来认亲却被对方放鸽子

“这半年多,经历了好多,有压力、有开心、有失败,也有失望。最难忘的就是一次寻亲被骗的经历。”一提到寻找亲生父母的话头,张丽就红了眼眶。

张丽说,今年6月,曾经有一位女士,给她发私信说想来认亲。“她一直哭一直哭,跟我说了好多好多。她说她第一个孩子是女儿,然后生了一对双胞胎女孩儿,但是那个时候因为某种原因放弃了孩子泽源先生,现在想找我们两个。”

“我们那个时候真的是不得已,你们恨也可以,但是我想在临走之前见见你们。”对方的这句话触动了她们,尽管刚开始张丽和程珂珂不同意见面。

“都是同为母亲,我是两个孩子的妈妈,珂珂是一个孩子的妈妈。”张丽说,她先做通了程珂珂的工作,然后两个人分别去做父母的工作。

做通父母的工作之后,双方约好先去郑州一家医院做DNA鉴定。“地点、时间都约好了,结果她放我们鸽子,她又不见面了。还提了一个过分的要求,让我跟她先私底下见个面签个协议。”张丽觉得对方的要求有些过分,不是真心要找孩子。当天晚上,张丽和程珂珂在医院门口一直待到将近12点才死心。

“当时心里特别难受,第一次被抛弃那会儿还小,现在内心的希望再一次被点燃,却又一次被抛弃了。”张丽说,这一次,她真真切切有了被抛弃的感受。

当天晚上,张丽连夜回了登封。从那以后,姐妹俩再也没有联系过上述寻亲之人,虽然她们觉得,对方有很大可能性就是自己的生母。

“所有的工作其实都是我们俩在做,她没有哪怕一点努力,结果还是这样。”这是姐妹俩唯一一个答应见面的认亲之人,从那以后,再有任何人说,姐妹俩都不再相信。

“我感觉过不去这个坎儿,只要想到我就伤心。”对于寻找亲生父母这件事,张丽说,不管现在还是以后,她们一直坚持不主动去找。“我们不会再做一点努力了。”

故事未完,待续……

“好多人都在说,我找我姐是个错误的选择。如果我不找我姐,可能我的工作还有,我每个月工资也不低,可能也不会损失这么多。但其实他们不知道,这对我来说是最大的幸运。”程珂珂说,感恩过去的这一年,要不然她俩一辈子就错过了。

“遇到珂珂之前,我没有出过远门儿、没有坐过飞机,全部都是珂珂带着我,陪着我去北京、去上海、去天津,之前想都不敢想的地方我都去了。”张丽说,如果当时不知道程珂珂的存在,如今她的生活可能还是早上送孩子、中午接孩子、晚上带孩子。“我都不知道,人生还可以如此丰富多彩。”

姐妹俩说,对于过去的年月,最大的遗憾是认识太晚,错过了30年。“最近这一年,没有什么遗憾,都挺好的,相识、相知、相伴,没有遗憾。”

2022年,姐妹俩最大的期待就是把账还完。张丽希望,“能给闺女买个大房子,以后不用再租房子。”程珂珂希望,“就算再苦再累,把闺女带到身边,哪怕在这边租房子,也希望能陪着孩子。”姐妹俩说,她们再苦再累,其实说白了就是为了上有老下有小。

生财副业圈合伙人:抖音 直播 赚钱,闲鱼项目怎么做挣钱

工作中的姐妹俩

“未来,希望通过我们的努力,能改善一下生活,不用再像现在这样,每天除了工作还是工作。然后我俩买房子买到一块儿,就住对门。”

生活还在继续,姐妹俩的故事还没有结束……

生财副业圈读者福利:限时免费提供兼职项目共赢,有执行力和2小时以上空闲时间的来,加微信: 446471435 →马上了解咨询 !